當前位置:首頁?>?詳細頁

不畏艱險的探路者

來源:邢臺分院 悅朋  發布時間:2017年05月23日  瀏覽次數:

打印

不畏艱險的探路者
——記第一地勘院邢臺分院資源部主任李鵬
 
     他,生于太行山下,從小就對大山充滿著強烈的好奇心,總是懷揣著探索它的無窮夢想。
     夢想是前進的動力,正是因為有著這樣一種特殊的情懷,他在高考時選擇了地質學校。
     他叫李鵬,2007年大學畢業后進入中國冶金地質總局第一地質勘查院邢臺分院工作。十余年來,他立足本職工作,吃苦耐勞、努力奮斗、把知識、汗水、智慧投入到工作中,現擔任資源評價部主任,成為單位的技術骨干。
初出茅廬赴內蒙 野外工作立新功
    2007年畢業,初出茅廬,他是實踐理論的“探路者”。第一次出野外在茫茫的內蒙草原工區,雖然這時他還只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卻承擔了幾個礦區的填圖及編錄工作,并獨立承擔了哈爾德勒預查項目全部工作,沒有實踐經驗,只能把在學校學習到的專業知識實踐到具體的工作當中,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就虛心向老同志請教,細心、耐心、勤奮的學習與工作態度,充份展現了他較高的專業素養與綜合能力。
    2008年,他有幸參加了內蒙古別魯烏圖硫鉛鋅銅詳查項目,這是他個人成長的一次有利契機,而他也較好地抓住了這次機會。內蒙古別魯烏圖硫鉛鋅銅詳查項目是邢臺分院建院以來首次承擔的地質詳查項目,該項目是硫多金屬礦,礦種多,有相互共生或伴生的,還有同體或異體共生的,并且小礦體多,在圖件處理上極其復雜,以前沒有做過那么復雜的圖件,無從下手。在項目經理的指導下,他本著創新精神與務實作風,在實踐的道路上一步步摸索前行。他虛心鉆研,總是先去嘗試對于圖件的最好處理方法,然后征求項目經理和同項目給人員的意見,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經過多次的嘗試終于得到項目經理和大家的認可,并推廣使用。在這樣一個大項目中,他既參加了野外現場工作,又參加了室內資料工作,這使他的業務能力迅速提升,自己的綜合能力成長很快。
斗志昂揚戰新疆 蒼茫戈壁樹旗幟
    2009至2010年,這時他是野外工作的“探路者”。從內蒙的無邊草原輾轉到蒼茫的新疆戈壁,他負責新疆哈密長流水溝金礦普查、新疆哈巴河縣阿克土拜金多金屬礦地質普查等13個地質預查-詳查工作。在哈密長流水溝項目和吐魯番小熱泉子銅礦區執行工作時,正是酷暑季節,別說背著地質包出野外爬山,就是雞蛋放在地上一會也就半熟了。但是為了按期完成工作任務,李鵬為防止中午在山上中暑,早晨4點天不亮就起床帶隊上山工作,搶工作進度。長流水溝項目屬于巖漠地區,山上光禿禿的一棵草都不長,腳踩上去沒有太多著力點,容易滑倒。2010年夏季在進行地質填圖時,突遇狂風暴雨,山路被暴雨沖刷一會后便變得濕滑不堪。李鵬幾乎是手腳并用,貼著地面走在最前面,經過一個溝時,他不慎腳下一滑,整個人滑飛了出去,慌亂中抓住了一塊大石頭,才沒有滾進大溝里。大家驚出一身冷汗,趕緊拉他上來,才發現他雙臂、膝蓋已嚴重擦傷。本以為他會就此撤回項目部駐地,沒想到他只是簡單的擦了擦血跡,帶著項目組人員依然堅持走到工作區域,完成了當天的野外工作任務。
     在北疆哈巴河縣阿依熱克金礦普查等項目施工時,遇到當地牧民阻擾項目進展,人生地不熟,語言障礙,溝通困難,一系列困難擺在他這個項目負責面前,不處理好牧民關系,項目就沒法開展,他每天就到牧民家里去,幫人家干一些活,用簡單的語言和手勢和人家聊天溝通,他用實際行動一點一點感化牧民,最終處理好了人際關系,使該項目得以施工,順利完成工作任務。
他在野外這種不畏酷暑荒漠,堅守在一線的吃苦耐勞工作態度,得到了甲方投資礦業公司的高度好評,為中冶地勘在當地贏得了好的聲譽。
冀中平原顯身手  勇于挑戰新領域
    2011年,這時他是敢于挑戰陌生領域的“探路者”。邢臺分院當時承接的河北省礦產資源利用現狀調查項目,由于人員少,任務重,李鵬野外收隊后領導又安排他負責部分邢臺地區煤礦的礦產資源利用現狀調查的報告編制工作。煤礦核查,對沒有從事過該行業的分院來說是個挑戰。他沒有說自己不行,沒有退縮,而是積極的接下任務,為了事半功倍,他首先是搜集資料,熟悉技術要求,由于時間緊、任務重,他白天去礦山做實地勘測,晚上加班加點整理資料編寫報告,在要求工期一個月的時間內,主編完成的《河北省邢臺-臨城礦區沙河市留客村井田核查單元資源利用現狀核查報告》和《河北省邢臺礦區沙河市許莊井田核查單元資源利用現狀核查報告》兩份報告受到河北省地調院專家的好評,為編寫煤礦核查報告的同事們做出了一個樣板。之后又提交了十多份的鐵礦核查報告,為分院獲得國家和河北省礦產資源利用現狀調查項目優秀獎做出了突出貢獻。
青藏高原獻青春  祁連山脈找礦夢
    2015年,這時他是工作創新、技術改革的“探路者”。李鵬臨危受命,同時承擔了青海地區6個勘查項目,面對任務重(同時開展不同性質、不同工作階段、不同礦種)、人員少(項目部共有技術人員7人)、工作區分散(6個工區相距最遠者約700公里)、野外工作時間長(每次野外都是7-8個月)、安全隱患多(無人區、野獸多、高寒、缺氧)等困難,他不等不靠,統籌安排、合理布置。
     青海礦區特殊的海拔,復雜的地形,惡劣的天氣,給施工帶來了極大的困難。他意識到,只有技術創新、改良工作方法,才能在高原上實現找礦的夢想。他和項目組人員一起商討、研究,終于找到了適合高原的工作方法,高效高質完成了施工項目。經過兩年的努力,青海項目完成產值近兩千萬。6個項目中有四個項目實現找礦突破,其中賽青溝礦區有望找到中-大型鎢多金屬礦、東勝山項目有望找到中-大型以上銅礦,雙龍溝、泥瑪溝項目有望找到中型以上金礦。
     輝煌的成績背后,留下了“探路者”風干的汗漬和堅毅的足跡。在去東勝山礦區進行踏查,由于海拔較高,積雪未融,到礦區沒走多遠,就陷車了。只能步行繼續前行,不久后他因高原反應暈倒在雪地,醒來后還要堅持上山,就是在這個連充足的供氧都是一件奢侈事情的地方,他步履沉重卻堅持將踏查任務認真完成。瑪尼溝探礦權區是縱深最遠的一個工作區之一,每次進去順利的話也得十多個小時,記得有次司機師傅下山去采購補給,剛走沒多久就飄起了雨雪,由于衛星電話被司機師傅帶走了,他們只能祈禱他一路平安。山上與外界算是徹底隔絕了,山上蔬菜、油面等早就吃完了,取暖用的煤炭也快用完了,每天只好在干完工作的時候再撿點牛糞回來取暖。三天過去了,大家在煎熬中等待著,終于在快熬不住的時候,司機師傅披著一車的泥濘連夜趕到,那汗水、雪水、雨水夾雜著淚水的場景令人難忘。野外收隊后,也是忙著整理資料、編制報告和下步設計的緊張時期。當大家都沉浸在春晚的歡聲笑語中時,李鵬還在電腦前趕制報告,正月大家還在年味中,他便踏上了去青海西寧的列車,經過兩個多月的夜以繼日、通宵達旦,終于將承擔的項目和設計全部遞交到省廳專家手里。但面對省廳評審專家嚴苛的要求,李鵬和同事們還得修改、修改、再修改。由于長期超負荷工作,他過度勞累,健碩的小伙成了“藥罐子”,他硬是拖著疲憊的身體,每天都堅持和大家一起并肩戰斗。他這種忘我的精神,激勵了新來的大學生,大家同心協力,終于順利通過了專家評審。他作為項目經理沒有一天請假、沒有一天脫崗,一直堅守作業到每個項目結束。這是屬于一個 “探路者”的堅持,也是屬于一個“探路者”的輝煌。
     李鵬常說,作為地質技術人員,野外就是展現自我的舞臺。自參加工作那天起,他憑著一股勤奮好學、刻苦鉆研、熱愛地質事業的勁頭,長期堅持野外一線地質找礦工作。無數個夜晚,他伏案燈前;無數個白天,他涉水攀巖。他一直認為,作為地質人,既然選擇了地質勘查這個行業,就要有不怕吃苦,不畏艱險,并在野外地質工作崗位上有所作為,奉獻自己一生的準備。
2015年和2016年,他連續2年工作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雪山上,每年連續出野外超過8個月,在青海工作期間,他面臨過斷糧、陷車、雪崩……,他不能照顧年邁的父母、幼小的孩子、忙碌的妻子,他有的只是愧疚,卻從來沒有過怨言。不善言詞的他,也有過迷茫,有過困苦,有過思念,有過對自己選擇的思考,他常把這些寄于筆端,他寫過很多很多的小文章,像“青海探礦行系列小詩”、“青海探礦行系列文藝小稿”等,“感謝有你”那是他對妻子的愧疚與感激;“又是一輪中秋月”那是他對妻兒父母親親人的思念;“陷車”那是他對親身經歷困難的寫照;“地質人”那是他對從事地質工作者的敬意……所有的這些字里行間中,流露的是他對青春的熱愛,對職業的敬畏。也許他還沒有取得顯著的成績,沒有獲得輝煌的成就,但他確是一個合格的地質工作者,最美的地質人。
     作為“探路者”,這一路上,他經歷了初入社會時的迷茫,經歷了面對困難時的彷徨,經歷了接觸陌生領域時的無所適從,經歷了市場開拓時難言的惆悵,經歷了外界物質誘惑的抉擇,但他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前行,更好的前行,才能在地質的道路上展現“探路者”的風采,希望就在前方。
亚洲成人专区